Menu

纪念李宇锋专辑

《记忆》180期(2017年2月28日)

header photo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李宇锋写给王年一的六封信

February 28, 2017

【文衡资料】

李宇锋写给王年一的六封信
(2005-2006)

王老:您好!
《往事》迄今已有二十一期,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,恳请您指点!
过一段,可能有朋友去拜访司马璐先生,我们希望能向他提一些问题。您对《司马璐
回忆录》有何评价?书中有哪些事情没写清楚,或不准确?因为司马先生年事已高,又在
境外,采访的机会不会太多,我们“外行看热闹”,怎样使这部有影响的书尽量少些遗珠
之憾,希望您赐教!
祝您健康!问阿姨好!■
2005-8-26


王老:您好!
阎长贵老师转来了您建议举办专题文化沙龙的信件,郑仲兵老师和我们都很赞成。
长期以来,由于种种限制,使我们在从事历史记录的工作时,经常感到视听闭塞,对
境内外的研究现状十分隔膜,如果能建立这样一个平台,是非常有益的。郑老师希望了解
您的具体设想,比如关于邀请人员、大致规模、活动周期、专题选择等等。
您对于《司马璐回忆录》的看法,我们一定转达。
祝您身体健康!■


王老:您好!
10 月 9 日大札拜读,同意您的意见。我已经转告给韩钢、洪炉、阎长贵三位老师,他
们很愿意参加。舒云老师我不认识,已托阎老师转告,估计没有问题。
关于地点,我想安排在国防大学附近,找一间能谈话的宾馆(或招待所)房间,吃饭
也方便(因为居住分散,路途需要时间,且深入交流至少得半天,工作便餐还是要安排)。
我有一个想法,请您考虑。按照以往座谈的经验,很多信息、见解,如果没有记录,
很容易谈过便算,甚至谈过便忘,十分可惜。能否录音整理,发每人一份做研究参考?当
然这样做要征得大家的同意,如果因此不能畅所欲言,那就作罢。
第一次交流的时间,请您定。我通知各位老师。
特别希望听到您对《十二个春秋》的见解。
郑仲兵老师感谢您的关心。他还有最后一期化疗,估计一周左右出院。田晓青问候您!
祝您健康!■
2005-10-28


王老:您好!
看到您写给《开放》的文章,感动复感慨:以您的学问、声望、年龄和身体状况,不
仅勤于治学,而且勇于反思,确实使我景仰!这篇文章您如需要我们寄送,请告之。
最近,我和王友琴有通信来往,她对文革中的红卫兵暴行有专文论述并搜集了不少资
料,愿意提供给您,不知您是否感兴趣?
我们在工作中发现,一些生动的小故事对研究、注释历史现象、历史人物以及人物之
间的关系非常重要,甚至可能发挥“四两拨千斤”的作用,而一般“正史”是不记载这些
小故事的,流失了非常可惜。即便从阅读和流传的角度,也有大文章无法替代的长处。因
此,恳请您在有精力的时候,写点故事(比如“到叶帅家看长征密电”)。或者请您口述,
我们录音整理。我甚至奢望,有一天,大家讲述的故事可以汇集出版,那一定成为历史研
究的珍贵参考书。(刚收到您的信,谢谢您的稿件。)
此致 祝您健康!■
2005-12-9


王老:您好!
今天上班,才收到 1 月 24 日大函,谢谢您为“茶话会”操劳!
节前我碰巧结识了印红标老师,他提到您,并表示愿意“琢磨个题目”。我给他发去
《往事》各期,请他指教。您提到卜伟华先生大作《砸烂旧世界,建立新世界》,一定十
分精彩,不知道作者是否同意《往事》摘登?
听阎老师说,您关于“文革定义”的文章亦已杀青,更使人引领期盼!
“到叶帅家看电报”的档案如果真的“毁掉了”,就太可惜了!早风闻“有司”有销
毁档案的毛病,在我们局外人猜测,毁的总是些“传位诏书”、“要闻密奏”、“谋反宣
言”之类要命的证据,而且偶一为之,尚得临渊履薄,冒天下之大不韪。“看电报”的档
案有多大干碍?怎么竟如此大胆、荒唐、草率?照这般推测,那巍巍然的“国家档案馆”
岂不是早就支离破碎了?很多历史真相岂不是也只能不了了之?
您说的对,“大家都讲话,事情就好办了”。
您对别人的作品,多加推崇,这是宽厚和谦逊使然,我十分敬重。但作为读者,我在
您的作品中看到了更多的严谨、中肯、老辣,实有他人不可企及之处,您确实不必“深感
自愧弗如”。对您的文章,不是不能商榷,但得拿出真材实料和真知灼见来,类似“碧水”
一类,实在不值一哂。
我们给您老两口拜个晚年!
祝您新的一年身体好,成果多!■
2006 年 2 月 7 日


王老:您好!
2 月 8 日大札拜读。
我已和卜伟华老师联系过,并把《文衡简介》和《往事》第一期发去,以自我介绍并
请他指教。大作《评<历史决议>中的文革定义》,舒云老师也传了我一稿,据说仍在修改

分精彩,不知道作者是否同意《往事》摘登?
听阎老师说,您关于“文革定义”的文章亦已杀青,更使人引领期盼!
“到叶帅家看电报”的档案如果真的“毁掉了”,就太可惜了!早风闻“有司”有销
毁档案的毛病,在我们局外人猜测,毁的总是些“传位诏书”、“要闻密奏”、“谋反宣
言”之类要命的证据,而且偶一为之,尚得临渊履薄,冒天下之大不韪。“看电报”的档
案有多大干碍?怎么竟如此大胆、荒唐、草率?照这般推测,那巍巍然的“国家档案馆”
岂不是早就支离破碎了?很多历史真相岂不是也只能不了了之?
您说的对,“大家都讲话,事情就好办了”。
您对别人的作品,多加推崇,这是宽厚和谦逊使然,我十分敬重。但作为读者,我在
您的作品中看到了更多的严谨、中肯、老辣,实有他人不可企及之处,您确实不必“深感
自愧弗如”。对您的文章,不是不能商榷,但得拿出真材实料和真知灼见来,类似“碧水”
一类,实在不值一哂。
我们给您老两口拜个晚年!
祝您新的一年身体好,成果多!■
2006 年 2 月 7 日


王老:您好!
2 月 8 日大札拜读。
我已和卜伟华老师联系过,并把《文衡简介》和《往事》第一期发去,以自我介绍并
请他指教。大作《评<历史决议>中的文革定义》,舒云老师也传了我一稿,据说仍在修改
中,我想,这么好的题目,这样几位作者,如果精益求精,完全可以成为经典文章。
昨天和郑老师、田晓青商讨今年的工作安排,其中谈到文革座谈会和论文结集出版。
我们考虑,是否应该对文革结束三十年来的研究状况,做一个大致的梳理?比如对文革的
重大事件、重要人物、主要问题、重点阶段等,形成了什么样的成果?与“标准答案”或
以往的结论有什么不同?简言之,给这三十年结帐,甚至给下一步研究出题。由此,论文
集就有几种设想。
一种,拉题目,分析“标准答案”或各类“流行观点”。按时间或重大事件:文革的
发动,五十天,批判资反路线,大串联,全面夺权,二月逆流,七二零事件------;按人
物:毛、林、周、江、刘、邓-----;按问题:文革定义,发动文革的原因,文革中的各种
力量(两个司令部、军队、群众组织、工军宣队、革委会等),文革的后果,文革中的经
济、文化、国防、体育、外交等,文革对世界的影响-----。这些题目,既可约专家写,也
可从现有成果中选。也许不能面面俱到,但大致有个框架(或者脉络?)也可以成书。所
提问题要准、精、巧,以上只是举例说明。
如果以分析“标准答案”为主,则比较集中,可以“多说”,深入分析。不仅要指明
其“不然”,还要探讨其“所以不然”;如果以分析各类“流行观点”为主,则比较广泛,
必须“多引”,点评要精当。
再一种,“乱炖”文革。题目不限,作者各展其长,只要有言之成理的独到见解,就
收录。讨论时甚至谈到,一次座谈会谈不完,可以五次。我觉得,弓拉得太满,反而拉不
动,不如先做一次、集一批文章再说。
以上种种,请您指教!或者您径自出题更好。
我很希望,咱们今年能出一本真正有份量的、留给历史的书。
此信同时转阎、卢、舒云三位老师,一并请教!
恭颂大安!


转自记忆 REMEMBRANCE 2017 年 2 月 28 日第 180 期 

Go Back

Comment